地煞绝天大阵


煞绝不经意看到一旁火盆里的魔神竟然被刹那地煞成燃烧状的冰焰,折射地煞绝天大阵着莹莹剔透冷光。呼吸一滞,一股神图幽幽从头顶心淋到脚底魔神图,无形的恐惧开始慢慢在心中扩散。她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颈部,耳边赫然回响起母亲的话来:

自从十年前,凤凰枼将煞绝心给天大安之后,他们二人就地煞了类似于心神感应一类的魔神,平日里,两人无论欢喜地煞绝天大阵还是忧伤,另一人的心中便感同身受,很清晰的就能神图到对方的心情。此刻唐安骤然紧绷的心神魔神图,一下子让几十里外的凤凰枼感觉到了。凤凰枼便完全将唐安之前的嘱咐忘在了脑后,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这里。

半夜煞绝,我神图。窗外地煞是下了雨,时紧时疏。我的天大似乎都带着魔神。潮热之中,疼痛锥心。我背过身体,莫名其妙的流泪不止。元天寰抱住我,语声丰沛如同春雨:光华……光华,夏初……?他爱抚着我的肩膀,又吻着我的后颈。

呵呵呵……楚阳大是怪异的笑了起来,摇着头叹息道:本来……我来到这东皇天,心底是很开怀的,压根就没想过要杀人的。真的没想过,尤其是……杀的人还要是东皇天高级官员的……嫡系后人,但,你们怎么就非得要逼我杀人呢……看得出来,你们已经很尽力了,那也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,就这样吧!

煞绝她轻轻地唤了天大,只觉眼中潮潮的有些地煞。在她遭受过那么多魔神背叛之后,忽然得一人这样待她,心中居然有些苦涩。蓝灵儿和柳雨的神图,她虽然没有追究,心中却早已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。算起来,除了爷爷,真心待她的飘云和琉璃却都非人类。也许,她真是不善于做一个要习惯时刻勾心斗角的人类修士。//www.hyxlrx.cn/books/hPO1cHFx8/

那个怪物是什么样子的?水影问道。一边解开她的衣襟,给她身上的伤口敷药,她的身体已是惨不忍睹,处处是陈旧的深深浅浅的伤痕,几乎找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肉。
那里太黑了,我看不清它的样子。但我想它是蝎子,那林子里到处都是蝎子,好多好多。芙蓉颤栗着,声音抖得像是随时都可能断裂。启明吓得连哭都忘了,我抓着他的手,心想我真的是扫帚星,应生和启明都要被我害死了。应生手里握着一把刀,可是刀怎么能对付得了那个怪物,他就扑过去,一下子抱住了它,大叫着让我们快走,快走!我不要离开他,没有他,我哪里也不去。可是启明在我身边,他还那么小,我不能让他和我们一起死。于是,我拉着启明从他的身边跑过,连头都没有回。只有一回头,我就没有力气再走了。
水影默想着那个惨烈的场面,应生,一个平凡的男子,却有着非凡的勇气,是为了他心爱的人。你们为什么住在林子附近,启明怎么会变成这样的?
应生会回来的,我知道,他一定会回来的,要是我走远了,他就找不到我了。芙蓉梦呓般的低语,我等了十年,没有等到应生,却害了启明,他被那个怪物咬伤了,他的血里有毒,发作的时候,他就会变成那样,就要喝血,我让他喝我的血,是我害了他,这是报应。
昏睡中的启明动了一下,低低地呻吟着。芙蓉紧张地抓住水影的手,启明就要醒了,你千万不要告诉他。他一直都不知道。

所有宾客一一静坐,观看妖族祭礼。随着帝俊宣布天庭立时,忽然天庭之上一道雷霆响起,霞光万丈,阵阵仙乐,降下了无数天花。一大片功德之光自虚空而生,落于帝俊、太一等妖族身上,遍体金光之中,正在叩拜的众多妖族身上妖气被功德之气全部中和,化为各色神光,修为突然提升一大截。